壶魄

在我眼中闪闪发光的

小号出了把鹤球后
刚刚在空间嚎完爱情的力量
在同一个锻刀室,下一发
:。。。)
这就是爱情啊
粮来得猝不及防

十二月啊……
大概是变成放月假的模式,下半年过得超快
不算充实
但是玩倒是玩开心了
阳光很好
十二月得给自己涨涨脸,以后好意思回去看看他们:)

【百日周黄057】匆匆的

——首先为拖延症给太太们道歉了真是添了不少麻烦
——拉低整体水平和字数了orz
——太太们真的超棒人超好:)
——不知道什么年代的架空



秋日多愁,黄少总觉得这话说得没理。
说是立秋天气仍炎热得很,从酒席上下来衣衫已黏糊在身上,沾湿了深深浅浅地随着大步摇晃,发尾也黏糊成一撮摇得艰难。
回到店里就招呼着乘凉的小伙计打盆水拿件凉快的衣物搁一旁,自己接下另一个合办店主倒来的凉茶,跟他不穿最凉快的说辞拌个嘴,喝上个大半碗留那么一口匆匆去洗浴。
从凉水里出来,半掩的窗叶就那么清风一吹,凉快得要飘起来。
慢吞吞走回前厅,看那另一个姓喻的老板教着那个伶俐的卢姓小伙计套着怎一番说辞讲那些个姑娘太太大老爷说得心花怒放运那么一大堆玉石回去。
黄少看那小伙计认真的神情一脸不屑地扯着某个姓宋的擦红木柜的伙计闲扯,想着那些个说辞还用学么。
黄少前些年被一姓魏的怪大叔相中,问他要不要来蓝雨。
蓝雨是个玉石铺子,规模大了也做些大生意,当时黄少一穷二白也不知什么让那个守财奴愿意让他一起和某个亲似干儿子的喻少爷看这个老店。
现在细想来,怕是因为在街上因为抢最后一块蒸糕对着骂了三天,直到魏琛嗓子冒烟感叹年华不在,认可了这个没看见他老人家的身份重量的混小子吧。
黄少咂咂嘴怕是都能想起蒸糕的甜香气。
可一旁的小伙计用眼尾瞥到一脸迷醉样的黄少,却道黄少脸上春色盎然,怕是想起轮回那位了。
免不了一阵羞恼的追打。
终是那位喻老板撑这一直都不知在笑些什么的笑脸,插进去当了个和事佬。
黄少觉得这笑,绝对有问题。
打闹终止在李家老太太来拿给沈家聘礼的轿子落下的一瞬,所有人各就位,搬的搬开始胡说的胡说。
这单生意是黄少说成的,收个尾自然也是他来。
可说得好听仍是好听,就是今天眼神不太对劲,大红的绸子垫起的玉饰真是怎么看怎么欢喜,老太太急着验货没注意,可黄少的反常谁都看得出来。
店里其他看热闹的伙计眼神都能演上几出戏。
还说不是想那位了?

相隔甚远,几月未见,怕是得了相思病也不为怪。
可黄少前几月都觉着事务繁忙着就过去了,倒也没什么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
可今日将那李老太憋不住笑意也掩不住皱纹的脸一瞧,再看看那喜气的红绸子,就觉得愁得慌,又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黄少觉得这秋日,怕也是多愁的。
是吧,连天上都出了阴云。
提着对街的三笼灌汤两笼烧卖的黄少有点深沉,衣袂跟着他的动作晃啊晃。
他看着看着轻且薄的丝绸料子,又想着了些什么事儿,在大街上裂了咧嘴,又作出打呵欠的样子,将笑意藏在眼睛里。

黄少和那位在去年相识。
清晨街上隐隐人声。
街市应和着朝阳忙碌起来,身旁包子铺揭开清晨第一股滚烫热气,浮起衣袂,又被身边匆匆行人击下,宛若空中游鱼,在涌动人流中蜿蜒而过。好比锦鲤尾翼轻薄柔韧,绸缎丝线隐隐透着橘红,在日光下柔和摆过。
忽觉一顿,衣袂并未被拖拽,只觉轻抚触碰又放下,回头一瞬人流熙攘,继而突的一阵清风好似其所为,合眸间只当作是错觉。晨曦暖意还未浓,行进间抱臂取暖竟发现衣裳还如昨夜冰凉,风从轻飘飘的衣袖灌入,暗叹失策。
夏末时节的天气让人只觉得要犯风寒,冷暖难料啊难料。
黄少也是风雅了一把,感受着人潮中的暖意进了一间茶铺,时辰算不上晚可今日来喝早茶的却要把铺子给挤满了。
寻思着发现一个宽敞些的地儿,却发现桌上只坐了一人,周遭的小姑娘都只是多看两眼,没凑近了拼个桌。
可黄少是谁呀。
雷厉风行地坐下点单要了壶茶,才抬头一看。
呦。
倒真是难怪了。
“公子生得如此俊美,一人独坐怕是有些孤单吧?”

想来生得如此漂亮的人大概是习惯了这样的言语,可那公子还是微微脸红。
黄少倒像碰见了个稀奇,几个时辰没说话一样跟拿出说生意的功夫跟人谈到了午间。
倒也不能算谈。
黄少想到这里,也到了铺子,放下包子却又说是有某个匠人的一个单子要去结账。

再次出门,携着一大袋银两上了路。
几个时辰过了,北边某个客栈接了位隔壁镇里来的黄公子,晚饭要得简单,说是不要秋葵。
田间路上来了位行色匆匆却折枝摘花的行者。说是那花,都像家里那位随手摘下的。
几日后,黄少踏上渔夫的小船,丝绸单衣外裹着棉衣,披了件斗笠,接过渔夫的茶水却想起与周公子初见那时满满一壶龙井,被他说着说着喝得见底。
他本是说上三天三夜都不会渴的人呀,顶多脑袋发昏。
可那日黄少却觉得喉咙发紧,口干舌燥得厉害。

再次出门,携着一大袋银两上了路。
几个时辰过了,北边某个客栈接了位隔壁镇里来的黄公子,晚饭要得简单,说是不要秋葵。
田间路上来了位行色匆匆却折枝摘花的行者。说是那花,都像家里那位随手摘下的。
夜间田边的小庙里多了个淋湿的落汤鸡,丝质的单衫贴在身上,风一吹过只觉得凉得透骨,心道果然不该穿这衣裳来。
却捻了念衣角呵呵一笑,那日是小周不经意着触到了这衣角,才在街上有了那样的感受。
又一阵凉风,黄少缩了缩身子叹了口气,感受着没由来的委屈。
几日后,黄少踏上渔夫的小船,丝绸单衣外裹着棉衣,披了件蓑衣,接过渔夫的茶水却想起与周公子初见那时满满一壶龙井,被他说着说着喝得见底。
他本是说上三天三夜都不会渴的人呀,顶多脑袋发昏。
可那日黄少却觉得喉咙发紧,口干舌燥得厉害。
上了岸却被淤泥沾了满脚,黄少只是稳了稳斗笠,匆匆往路上赶。
该是不远了。
他想,蓝雨少了一个任劳任怨的店长,轮回门口将要多上那么一个风尘仆仆的黄少。
他匆匆向前赶。
清晨雾渐渐散了,到了街心时已有了阳光。
远处穿来马蹄声,阵阵来得整齐,马上街市就开始忙碌了。
黄少想跑,却停着没动。
马车疾驶而过,突地停蹄。
清晨阳光暖得很,黄少卸下蓑衣,又脱了棉衣。
还是有些凉的。
他伸手,给穿着单衣的匆匆来人披上棉衣,念叨着送信的比他都快。

黄少觉得这秋日,愁绪是不见了,倒是有些磨人。




——再次赞美一下可爱的太太
——超贴心绵柔加长加护翼全面防漏:)
















考试加油😣